劉兆佳:香港當務之急是止暴制亂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大发快3_快3网页版_大发快3网页版

  文 | 劉兆佳

  當前,香港正發生回歸以來最嚴重的違法暴力活動,究竟何時和以何種土最好的法子結束現在尚未可知。此時此刻,重溫「一國兩制」事業的奠基人鄧小平先生過去對香港問題的論述最能發人深省。儘管鄧小平先生深信可能要以和平土最好的法子從英國人手上注销香港與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則「一國兩制」乃最佳的方針政策,舍此別無他途。原来,考慮到香港外部的政治複雜性和西方國家對中國崛起的抗拒,鄧小平先生從居安思危和深謀遠慮的戰略厚度,早就預見到回歸后香港外部和外部反華勢力聯手在香港制造動亂、並以此牽制中國崛起的可能。為了應對其他可能总爱出现 的動亂,「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都制定了相關的法規和對策,讓中央在必要時还并能出手平息香港的動亂,從而保障「一國兩制」的運行,維護香港和國家的安全、利益。當然,可能香港特別行政區能夠自行平息動亂,則「港人治港」和厚度自治便更能充分體現。

  鄧小平先生分別在1984年和1987年發表的兩段講話,清晰地看出他在香港問題上的高瞻遠矚和憂患意識。他在1984年10月3日說,「再一個是其他人擔心干預。还并能 籠統地擔心干預,其他干預是必要的。」「切无须以為都越来越破壞力量。這種破壞力量可能來自其他方面,也可能來自那個方面。可能發生動亂,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預。由亂變治,這樣的干預應該歡迎還是應該拒絕?應該歡迎。已经 事物须要加以具體分析。」「在香港駐軍還有一個作用,还并能出理 動亂。其他想搞動亂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國軍隊,他就要考慮。即使有了動亂,并能及時解決。」「某種動亂的因素,搗亂的因素,不安定的因素,是會有的。老實說,這樣的因素不會來自北京,卻还并能 排除所处於香港外部,已经 能排除來自某種國際力量。」

  鄧小平先生在1987年4月16日又說,「切无须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须要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已经 须要干預。已经 ,特別行政區是须要也會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難道就不會总爱出现 嗎?那個時候,北京過問不過問?難道香港就不會总爱出现 損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夠設想香港就都越来越干擾,都越来越破壞力量嗎?我看都越来越這種自我安慰的根據。可能中央把其他權力都放棄了,就可能會总爱出现 其他混亂,損害香港的利益。已经 ,保持中央的其他權力,對香港有利無害。」「其他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後香港一帮人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已经 可能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干預首先是香港行政機構要干預,並不一定要大陸的駐軍出動。还并能并能 發生動亂、大動亂,駐軍才會出動,已经 總得干預嘛!」

  鄧小平先生這兩段講話,對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該何如應對香港當前的亂局有明確和適時的戰略指導意義。鄧小平先生的講話的核心意義,是中央乃維護「一國兩制」和香港繁榮穩定的「第一責任人」。即便中央在迫不得已的時候出手平定香港的動亂,不但不表示「一國兩制」在香港的結束,反已经 中央履行中央對國家和對香港的責任,讓「一國兩制」能夠排除香港內外反華勢力的干擾或破壞而行穩致遠。當然,最好的結局還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能夠自行妥善平息亂局,從而證明香港人有足夠聪慧和能力治理香港和維護國家的安全和利益。

  香港當前這場違法暴力活動源於香港外部和外部反華勢力聯手反對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並在香港社會引發政治恐慌及反政府情緒。然而,在香港特區政府正式宣布已經徹底終止修例工作,並鄭重须要關工作的失誤向公眾道歉之前 ,違法暴力活動不但都越来越停止,反而越演越烈。香港的反對派、激進暴力分子乃至外部的反華勢力趁機提出更高的政治要求,矛頭甚至直指中央,其最終目的無疑是要在實質上破壞「一國兩制」,奪取香港的管治權力,讓香港走向「删改自治」,讓香港成為美國和其西方盟友遏制中國崛起的棋子或作為與中國博弈的籌碼。當前的違法暴力活動还并能說是2014年非法「佔中」行動的延續或「死灰復燃」。各種內外反華勢力試圖借助此次違法暴力活動「翻盤」。他們不但希望一舉「收復失地」,更力圖大幅擴大「戰果」。種種跡象表明,此次違法暴力活動關係到國家主權、安全與領土删改,關係到「一國兩制」在香港还并能全面和準確貫徹落實,關係到香港與國家的關係,關係到香港的管治權歸屬,關係到國家聲譽,關係到中美戰略博弈,關係到香港在國際上的定位,也關係到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為了贏取勝利,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進行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動員,不斷引爆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和多年來積累下來的政治怨氣,發動特區政府外部和社會上不同界別的人,以大規模抗爭和鬥爭行動向特區政府与生央連番施壓。他們又在世界各地通過外國媒體對中央和特區政府大肆攻擊,並動員他們的支持者在其他西方國家的城市進行示威活動,目的是要爭取外部勢力進一步介入香港事務。過去兩個多月來,大型示威遊行和沖擊行動在香港此起彼落,一時間香港陷入回歸以來最嚴重的違法暴力活動之中。

  此次違法暴力活動的一個突总爱出现 象是暴力犯罪活動屢屢發生,且暴力程度不斷上升。大量的違法暴力行為嚴重破壞了香港經濟的運作、社會的安定、治安、人身安全保障、法律制度、道德底線和香港人总爱珍而重之的自由、人權、法治、包容和文明等核心價值。

  據我觀察,肆無忌憚從事暴力犯罪的人數其實太大,核心分子的數量應該在10000人左右,其他暴力犯罪分子則不時利用他們提供的機會加入發難。表皮层 上這些核心分子都越来越組織、都越来越「大臺」(后臺或領導)、不足英文周詳計劃和不足英文資源。不過,既然他們能夠進行長時間和顯然有策略的犯罪活動,則我們便很難相信沒一帮人對他們進行招募、收買、組織、培訓、思想灌輸、指揮和源源供應大量所需物資,也很難排除他們的后臺是香港的反對派、「台獨」勢力和美國及其西方盟友。事實上,西方和台灣的其他政客、媒體不斷為他們吶喊助威,並警告中央和特區政府无须對他們武力相向,否則便會對香港採取行動。

  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認為,單靠和平抗爭手段無法奏效,已经 必須以更激烈的手段去取勝。他們希望通過發動大量的違法暴力活動來達到买车人的不同政治目標,而香港警隊則在他們的策略中成為頭號必須打倒的絆腳石。

  第一,他們意圖利用暴力手段在香港社會制造恐慌和憂慮,讓香港人感到「人人自危」,驅使香港人逼迫特區政府承諾推行「雙普選」來滿足他們奪取管治權的要求。第二,他們希望通過暴力活動迫使香港警察以更大的武力進行遏制,從而激起其他對西方國家警察防暴手段我太大 太熟悉的香港人對香港警察「总爱」「濫用武力」的不滿和譴責,轉而控訴香港警察殘暴,在香港人和警察之間制造對立,在香港社會制造更大的分化和對抗,讓香港亂换成亂。第三,已经 我我特區政府和香港警察还并能 夠有效遏止暴力行為,則他們的管治威信必受重創,社會上的反政府和仇恨警察的情緒會更加高漲,從而讓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取得更大的、还并能左右特區政府施政的力量,並已经 而取得每种管治權力。第四,連綿不斷的暴力行為無可出理 會削弱香港的經濟活力和競爭力、導致各類資產貶值、引發裁員潮和增添民生疾苦。在這種请况下,特區政府會飽受香港人的怨懟和批評,讓香港反對派有擴大政治力量的機會。第五,暴力充斥讓特區政府疲于奔命,難以集中精力推動有利於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工作。第六,他們有助香港社會其他害怕暴力蔓延和抗爭不止的「有心人士」或熱衷於充當「和事老」的人,提出各種實質上是對反對派有利但實際上卻使局勢更為混亂的「建議」,從而對中央和香港特區政府構成壓力。第七,可能特區政府和香港警察最終还并能 平定亂局,則中國人民解放軍或武警便要出動平亂。屆時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便會宣布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壽終正寢,打擊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也為美國及其西方盟友進一步干預香港事務和向中國實施各種「制裁」提供口實。

  總而言之,這些反華勢力相信,一個政治動盪、社會不安、民生凋敝、經濟滑坡和民眾惶恐不安的香港會有利於他們迫使中央和特區政府答應香港內外反華勢力的要求,讓他們取得相當每种的香港特區的管治權。一方面,反對勢力在這樣的一個香港很有機會在政治上「翻盤」,甚至取得更多的政治力量。具體來說,反對派渴望這場違法暴力活動能夠讓他們在今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佳績,從而讓他們还并能用議會包圍政府,左右特區政府的施政,尤其是阻止香港訂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法規。就算他們這些政治目標落空,起碼香港也會因為遭受違法暴力活動的蹂躪而元氣大傷,使得特區政府管治困難和政局不穩,要恢復過來恐怕也要一段時間。這樣的一個香港對國家的發展不但作用下降,香港更會成為國家的政治包袱和安全威脅,而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和台灣也會經常拿香港制造麻煩。在其他请况下,「一國兩制」亦難以在香港全面和準確貫徹。

  要有效妥善應對香港當前的亂局,逐步恢復香港的政治穩定和重建有利於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的環境,當務之急已经 止暴制亂,盡快遏止暴力和結束香港的亂局。誠然,就算暴力行為平息,和平示威活動也會在一段時間內繼續發生。不過,暴力行為平息后,香港人的理性和務實心態會有機會重新抬頭,而中央和特區政府也还并能在較為平和的環境下推展各項有利於改善經濟和社會局面的工作。

  在止暴制亂的過程中,香港警察隊伍的重要性未必。在中央都越来越手的请况下,香港警隊是守衛「一國兩制」、維護治安和遏制暴力的中流砥柱。在過去的兩個多月中,香港警隊恪守本分,忍辱負重,刻苦耐勞,在止暴制亂上發揮了重要作用。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當然清楚明白香港警隊對于保衛香港特區政權和維護「一國兩制」的重要性,已经 才把香港警隊作為他們的主要攻擊目標。他們以各種手段試圖瓦解警隊的士氣、分化警察隊伍和削弱其戰鬥力,散播對警察不利的虛假信息,通過各種土最好的法子在社會上制造「仇警」情緒,公開警察和他們家人的個人信息,更鼓動每种市民妨礙警察的制暴行動,等等。但即便都越来越,香港市民依然願意配合香港警隊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在香港警隊面對嚴峻挑戰之際,中央和香港的愛國力量及時給予他們最大的支持、肯定和鼓勵,發揮了重要的鼓舞警隊士氣和加強其團結性的作用。

  時至今天,隨着香港特區政府和警隊對暴力行為的遏制力度不斷加強,香港人對暴力行為的容忍度逐步下降,而越來太大的暴力分子又因為被抓捕而要付出沉重代價,暴力行為已經開始無以為繼。策劃、組織、資助和指揮暴力分子也開始意識到參與行動的香港人的人數亦在下降,而美國和其西方盟友對他們的支持也會因為中國的反制而有所收斂。不過,短期內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仍會負隅頑抗,不會輕易收手,已经 局勢還會相當反覆。已经 ,止暴制亂的工作依然迫切,但這項工作相信會越來越得到廣大香港人的支持,而反對暴力的社會氛圍亦已開始逐步形成。

  展望將來,止暴制亂的工作必會成功完成,並對香港內外反華勢力產生相當的警示作用,讓他們知道以暴力行為迫使中央和特區政府屈服的圖謀是可能得逞的。此次香港的嚴重違法暴力活動印證了鄧小平先生對回歸后香港可能总爱出现 動亂的判斷的正確性,也加強了廣大香港人對香港未來政局的危機感。在將來一段頗長時間,為了遏制中國的崛起,美國和其西方盟友、「台獨」勢力、香港的反對派和激進暴力分子不會因為此次未有成功而善罷甘休,必會捲土重來,在香港興風作浪,並以香港來脅迫中國。中央、特區政府和香港人對此也必會提高警惕,構築好各種防禦工事,目的是更好地維護國家和香港的安全,遏制其他妨礙「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內外反華勢力,消除其他不利於「一國兩制」全面準確貫徹的消極因素,改變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對「一國兩制」和國家的認知,讓他們明白在「一國兩制」下所應該承擔的責任,從而讓「一國兩制」在香港得以行穩致遠。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